<rp id="9tywm"><acronym id="9tywm"><u id="9tywm"></u></acronym></rp>
  1. <dd id="9tywm"></dd>
    <code id="9tywm"><tt id="9tywm"></tt></code>
    陳果說低代碼快要爛大街了,我卻想成為最爛的那個
    14587
    2021-01-18 14:44    文章來源:明道云創始人任向暉
    文章摘要:我很喜歡的一位博主陳果昨天發了一篇公眾號文章《低代碼,不要以比“中臺”還快的速度爛大街》。憤世嫉俗的口吻總是能夠吸引眼球,果不其然,等我讀到的時候,閱讀量已經過萬了

    我很喜歡的一位博主陳果昨天發了一篇公眾號文章《低代碼,不要以比“中臺”還快的速度爛大街》。憤世嫉俗的口吻總是能夠吸引眼球,果不其然,等我讀到的時候,閱讀量已經過萬了。

    我的事業身家都在零代碼/低代碼領域了,他又是我一直很認同企業數字化專家,還專門寫一篇文章來批判低代碼,搞得我晚飯都沒吃好。 

    我當然理解他的意思,也認同文章中部分的觀點。很多低代碼產品缺乏新意,只是可視化開發工具的延伸,很多廠商有概念炒作的嫌疑,自然讓業內磚家忍不住要抄起幾塊磚。在陳果之前,還有一家知名IT咨詢企業的CTO在視頻號上有過類似的表達,他的口氣真是不屑一顧。市場有多少低代碼,就有多少“低代碼是個偽命題”的評價。我也發現傳統企業軟件的咨詢師普遍看衰低代碼,而企業IT管理者則普遍關注低代碼。點評的人是真不知道做事情的難。 

    我是利益相關人士,從業于低代碼領域,且看好低代碼未來。我不能讓這些唱衰的妄斷影響用戶的心智,但也不會空洞地揮舞低代碼的大旗。我要盡全力說明清楚低代碼的本質是什么,為什么這一代產品和過去有本質不同,為什么它的發展會有益于整個企業IT市場,為什么爛大街并非一件壞事。

    低代碼/零代碼的實質是什么?

    陳果可能認為低代碼平臺的實質是代碼依賴度更低的開發工具。其實并不是這樣。包括明道云在內的這一代零代碼/低代碼(為簡便起見,后面我統稱低代碼)平臺的實質是“應用平臺”(APaaS),低代碼只是它的使用特征之一。所謂應用平臺,就是DevOps(應用開發和運維體系)的對立面。應用不再需要通過原生高級語言(Java,PHP,C#等)編寫,也不再需要完整的軟件開發角色分工(DBA,后端開發,前段開發,交互設計,界面設計,測試等)。真正意義上的APaaS是不會有IDE環境的,也不會有代碼編譯,更不會有搭建應用運行環境的繁復過程。應用通過APaaS搭建(我避免使用開發這兩字),搭建完成后,就在APaaS上直接運行。

    APaaS對用戶結構的改變是不言而喻的。因為摒棄了DevOps過程,非軟件開發人員終于可以直接參與到應用建設的過程。有人說,市場上并不缺少開發者,為什么一定要消除對他們的依賴呢?事實是市場上就是缺開發者,更缺的是能力強的應用開發者,因為他們大多數人都在科技行業從業,很少會直接助力一般行業的數字化建設。

    即使有優秀的軟件開發者,為了產出高質量的企業應用,依然需要很多專業環節,比如需求分析、系統架構、產品交互設計等等。這些專業過程極其費神,也非常昂貴。對于大部分的企業軟件實現,這些過程大多數是草率處理或者被忽略的。 

    應用平臺的妙處就在于把這些專業過程全部通過平臺來模式化實現,雖然犧牲了一定的靈活性,但提供了高質量和高效率。我們僅僅為了一個數據詳情頁,是十多位產品設計和前端開發迭代數十次以后才達到理想水平的。 

    模式化實現企業應用到底對靈活性的犧牲大不大呢?其實并不大。大多數的企業應用都是由業務數據的增刪查改操作,工作流執行和管理,以及對業務數據的分析匯報等模式組成的。這也難怪很多企業軟件都長得非常類似。即便是通過原生技術棧定制開發,開發實現過程也極度相似。所以在原生開發市場,也出現了大量的開源框架,讓開發者可以提高效率。比如國內開發者常常使用Activity這個開源工作流框架來實現Workflow,用Ants這個前端框架來快速實現企業應用的前端界面。這也難怪陳果認為低代碼并沒有節省多少開發的時間。但正是這種模式近似性,讓APaaS有了普及運用的可能。實際上,也正是因為這種靈活度的犧牲,APaaS可以非常專注在企業中后臺應用實現上,對其他類型的應用開發心無旁騖。陳果認為低代碼并不能用來開發所有的軟件,這當然是對的。

    至于市場上依然有一部分APaaS會生成源代碼,并允許用戶調整源代碼,甚至使用第三方編譯環境,我認為這才是陳果說的“新瓶裝舊酒”。它們的實質依然是開發工具,只是可視化程度高,對代碼編寫的依賴度小。很不幸,在這個領域最知名的廠商Outsystems就是這么一個模式。即使是IDE模式的APaaS也有價值,它至少大幅縮短了開發周期,但他們還是依賴程序員,沒有接受過軟件開發訓練的人員是很難掌握的。 

    低代碼不是玩具

     人總有望文生義的認知偏見。說是“零代碼”,“低代碼”,那必定就是簡單的工具。簡單的工具就只能打造簡單的應用,這是毫無道理的武斷。Photoshop和After Effects能夠創造出的華彩無比的影像作品和動畫,你從來沒聽說過要寫代碼;能不能寫代碼從來不是評價軟件工具先進性的指標。過去沒有,以后也不會有。尤其當應用平臺已經脫身于開發工具市場之外,它提供的就是一個搭建應用的應用,至于能夠設計和搭建出什么樣的應用,主要依賴的是用戶的創作能力,而不是工具本身能夠決定的。

    如果真的像陳果說的,低代碼產品只可以用來完成簡單的工作流和表單流轉的應用,那我們不必大費周章。在APaaS之外,已經有很多輕量級的SaaS工具可以做到了。而且,傳統的OA套件也都能夠創建自定義的業務對象和流程,根本輪不到APaaS來替補。 

    實際上,今天的APaaS能夠承載的業務復雜度是可以相當高的。明道云在金融業的ISV伙伴已經復刻出類似于BMC Remedy這樣的ITSM套件,雖然沒有覆蓋100%的業務環節,但把其中個性化程度高的流程部分解決得非常好;我們在稅務科技領域的合作伙伴普華永道,完整地提供房地產行業的稅務精算系統;可口可樂亞太技術中心利用明道云搭建了實驗室數據管理系統,我們在交通運輸的標桿客戶佛山地鐵和北京地鐵都已經將APaaS用在了非常高頻的設備管理、安全管理等環節上。佛山鐵路投資集團甚至專門建立了零代碼實驗室,讓項目專家直接上手設計和搭建應用。這些事實陳果可能不知道,但是我必須讓潛在用戶群體知道。我們明明做了一個彈跳桿,卻被業內磚家說成是墊腳石,這是有失公允的。 

    當然,我也承認,現代APaaS產品有一個建立用戶信任的過程。在這個階段,很多用戶選擇將APaaS用在一些局部的簡單環節,先進行成熟度和可靠性驗證,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這個過渡現象不是我們產品的標尺。

    低代碼不是軟件業革命,So What? 

    陳果指出低代碼并非軟件業的革命,這玩意早就有了。完全正確,第一代應用平臺產品誕生在上個世紀末,距離現在已經20多年了。是革命,也早就革命完了。我們2B創業者追求并非是革命機會,而是漸進的改進機會。漸進的改進,幅度大一些,持久一些,才是創造商業價值的有力途徑。革命期的IT產品幾乎必然是低性能的,殘破不全的,只能夠服務先鋒性客戶的。陳果先生想必非常熟悉Gartner的Hype曲線(技術成熟度曲線),APaaS品類早已過了那個過山車的頂峰,今天正在走進“尋常企業家”。所以Gartner開始把APaaS作為魔力象限的研究范圍。 

    當一個市場開始漸進改進之時,正是它開始走向成熟的時點。這時候,先發優勢和后發優勢都有效。APaaS的前身——快速開發工具(RAD)身上的缺陷開始被消除,產品能力越來越強,用戶體驗越來越好,有效的商業模式也開始被探索出來。在這樣的市場中,創業企業不必再承受過大的不確定性風險,看好增長的市場機遇。尤其是低代碼市場還沒有明顯的領先企業,創業者和投資人當然都卯足了勁。這也是為什么過去兩年中,新出現的低代碼產品比較多的原因。 

    不僅有這四十多家創業公司參與,阿里和騰訊都推出了自己的低代碼產品。如果不是革命,只是改進,那么為什么整個市場會投入如此大的關注呢?歸根結底還是因為市場大,需求旺盛。

    APaaS可以滿足不同層次的市場需求。首先它肯定能夠完勝傳統定制開發,即便一個項目不是100%能夠依靠APaaS實現,也可以將APaaS作為主要的基石,額外做一些擴展開發即可。僅僅定制開發一項,能夠覆蓋的市場規模就極為驚人。在中國廣泛存在的區域性軟件服務企業中,大部分從事的都是定制開發服務。過去,這些需求被散亂的開發人天所滿足,未來,APaaS將成為主要的交付基石。 

    其次,APaaS平臺可以積累各種行業應用的數據模型和解決方案,通過高水平的抽象后,它也能夠替代一部分專有性要求較低的行業軟件產品。我們在服務實踐中發現,像制造、工程、專業服務等領域,所謂的行業應用產品都可以被APaaS替代,因為他們大多是半成品,真正要落地到每家企業,還是要做比較多的實施工作,這本質上和APaaS的實現投入是一樣的。而APaaS還能夠提供額外的靈活度。 

    第三,很多企業都有了“中臺”的理念。當業務規模成長到一定階段時,企業希望能夠從各個應用或子系統中抽取關鍵業務對象數據,從而實現企業范疇內的數據一致性和共享性。APaaS真是特別適合干這個工作。通過一些簡單的集成開發,匯入數據到APaaS上,再通過APaaS所提供的API對外進行服務。買一套APaaS,基本就擁有了一個數據中臺的實質。這對規模以上企業是有很強吸引力的。你可以說數據中臺的建設需要很多專業技術棧,但是對絕大多數行業來說,APaaS的內置能力就已經夠了八九成了,剩下的一些細節完全可以靠補充和擴展來解決。我們的一個跨境電商客戶,每天40萬左右的訂單和運單,每個單據都有三到四個工作流要實時觸發,完全運行在我們的云平臺上。

    低代碼產品的確在增多。多歸多,相比較其他領域,LCAP或APaaS市場的進入門檻依然比較高。我看到2020年發布的最長的一個廠商列表也不過40多家(這其中很多依然是快速開發工具的性質)。但是在同期,CRM產品可能有數百家,就連生產執行系統(MES)產品和廠商都有這么多。相比較各自的市場容量,APaaS的競爭遠沒有到爛大街的地步。

    我們想成為最爛的那個

    我其實是多么希望低代碼爛大街啊。什么叫爛大街?就是人盡皆知唄。川菜爛大街,廣東菜爛大街,火鍋爛大街,那是因為它們都是餐飲業的主流。低代碼之于企業軟件,爛大街的一天就是成為主流的一天。所以,我們明道云就想成為爛大街上最爛的那個,火鍋店中的海底撈。

    問題是,成為海底撈真的不容易。海底撈在餐飲業依靠獨特的服務理念贏取了顧客口碑,在企業軟件行業,這把鑰匙是什么呢?我想了二十年也沒得到確定的唯一答案。但是對于APaaS來說,我覺得最重要的可能是“易用性”。 

    易用性是打開營銷獲客、產品價值、渠道拓展和客戶服務四個魔盒的通用鑰匙。解決一個問題,就等于同時解決了四個問題。尤其是像APaaS這樣的復雜產品,易用性顯得難能可貴。去年,國內出現了好幾家完全模仿Airtable的產品,我想他們都看中的是Airtable的易用性。 

    陳果認為APaaS面向“公民開發者”是不現實的。我認為不僅現實,而且太重要了。企業的數字化問題憑什么都要程序員解決?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幾十年來的Excel高手們都是干什么的?理解業務,熟悉業務,掌握數字化工具,是越來越多企業內部尋求的人才對象。APaaS服務的就是這樣一群專業用戶,通過他們可以間接服務到各行各業的企業。這樣的人才當然不是爛大街,但是總歸比受過專業訓練的程序員多得多,更重要的是他們同時是需求的提出者和滿足者,省卻的溝通和協作成本是驚人的。陳果先生擔心低代碼產品離不開專業用戶的使用,這是對的,但是不要忽視這個龐大群體的存在。 

    所以,我們相信并堅決地服務非開發人員掌握APaaS產品,把產品的易用性永遠放在首要位置。一個再強大的產品,如果難以掌握,是不可能爛大街的。相反,把一個復雜產品做得容易理解,容易上手,容易解決問題,真的是一件特別有成就感的事情。我們在產品設計評審時,最常見的挑戰就是功能的可理解性,而不是功能的多寡。如果我們自己內部都不能達成統一理解的,就絕對不會發布給客戶。 

    我們自信把明道云的功能和易用性平衡得很好。市場也給了我們積極的回應。在產品推出后的19個月中,我們的客戶上至中國人民銀行這樣的國家機構,下到幾十人的電商團隊都可以很好地運用。接下來,我們要做一個更讓自己爛大街的動作。通過這篇文章,我想預告給大家,明道云將在今年春節前推出“免費版”,讓人人都可以成為應用開發者的口號真正落實。好的產品,就應該放下門檻,讓更多人可以接觸到。

    海底撈很厲害,能夠免費吃的海底撈更厲害。歡迎大家下個月到免費的明道云來吃火鍋。


    版權聲明:

    凡本網內容請注明來源:T媒體(http://www.incruit.cn)”的所有原創作品,版權均屬于易信視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按雙方協議注明作品來源。違反上述聲明者,易信視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標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