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9tywm"><acronym id="9tywm"><u id="9tywm"></u></acronym></rp>
  1. <dd id="9tywm"></dd>
    <code id="9tywm"><tt id="9tywm"></tt></code>
    特贊CTO王喆:數據思維有利人生決策,創業過程是價值和規?;膭討B平衡
    3889
    2021-07-21 15:16
    文章摘要:2021年3月18日,特贊宣布完成獲得由淡馬錫領投的C2輪融資,此前,特贊完成由紅杉資本中國基金領投的C1輪融資,C輪融資金額共計1億美元。

    image.png

    Tezign = Tech(科技)+ Design(想象力)

    2021年3月18日,特贊宣布完成獲得由淡馬錫領投的C2輪融資,此前,特贊完成由紅杉資本中國基金領投的C1輪融資,C輪融資金額共計1億美元。

    6年之前,王喆結緣特贊創始人CEO范凌、加入特贊,開始嘗試將數據與創意深度融合,“理科思維與文科思維的碰撞,一切美妙都由此開始”。


    有一種成長方式叫數據


    何時起對數據產生了濃厚興趣?王喆很難說出一個清晰的時間點,能記得的是:王喆從小沉迷于自然科學,學生時代對數理化的興趣遠遠大于文科,進而形成了自己的初代世界觀:“世界是一個系統,有很多的輸入和輸出,隨著個人成長會沉淀越來越多的規則進到系統中,并且在人生的不同階段,因為目標會有調整,所以要對模型進行迭代優化?!?/span>

    大學時期隨著對統計學的深入學習,王喆進一步將自己的思考方式升級為“將問題數據化——分析數據鎖定關鍵點——依據模型輸出結論——若發現模型有缺陷便調整模型”,數據能力幫助他思考、決策乃至選擇人生方向,“與其說我喜歡數據,不如說它是我人生的基礎設施,就像我會講中文、英文一樣。諸如幸存者偏差等等經典統計學案例,更是成為我思維習慣不可或缺的底層原則?!?/span>

    哥倫比亞大學研究生畢業之后,王喆正式將這套思維方法運用于人生事業的決策之中,他將“創業”定義為階段性人生目標,接下來便要圍繞這一目標采集有效數據、分析數據、沉淀足夠多的有效模型,最終將其實現——說人話,就是用數據邏輯重構了“學習、積累、實踐”的全流程。

    Tips·王喆的職選擇法

    1.    目標明確,拒絕了頂級跨國公司的邀請,選擇加入紐約一家創業公司,“去有效數據密度高的領域進行挖掘”。

    2.    沒有盲目投Offer,先刷了一遍北美投資公司排行榜,再刷頭部風投的被投企業名錄,在這其中選擇與自己專業方向契合度較高的企業,“將出色者的判斷視作高可信度、高價值的定量”。

    3.    除了本職工作,盡量了解公司完整流程,努力學習財務、人力等創業必須了解的領域知識,“模型務必完整,數據盡可能充分”。

     

    王喆一直很感謝這家公司的老板,在他入職的第一天老板對他說“This is your company, you can ask anything except other people's salary(這是你的公司,你可以問任何事,除了別人的薪水)”。開放、活力、透明、卓越,王喆精準篩選出了他期待的學習環境,接下來的3年,他牢記每一次CEO關于決策鏈路的分享,因崗位職能關系也大致了解公司的營收狀況,鯨吞級的知識吸納能力幫助王喆不斷打怪升級、完善能力。

    若干年后,這些能力得到了極致發揮,但嚴謹縝密的王喆也不忘打上一個補?。骸皩W習再多,創業時該踩的坑一個也不會少,但能力的積累能幫助你更準確的分析、歸因、解決問題?!彼e了一個例子:當年他了解到,判定是否要做招一個人的標準,就是你是否希望團隊擴大到1000人之后,他就是那1000個人的樣子,“真正創業了才發現,面對成噸的壓力你很難處處堅守標準,而妥協又一定要付出代價,這是一個知錯也得犯、犯了回頭改的過程”。

     

    當數據遇到創意,人生系統注入隨機變量


    2015年,感受到國內數據領域迎來了肉眼可見的發展機遇,加之思鄉之情漸濃,王喆決定歸國發展。

    當時的王喆并沒有預料到,自此,他的人生模型開始引入大量不確定的變量,并最終讓他從一名堅定的唯物主義者,逐漸開始嘗試接納唯心主義的部分理念。

    歸國后,王喆經IDG資本的好友引薦,加盟了一家連續創造服裝行業品牌奇跡的新型互聯網B2B企業??瓷先?,這個項目很互聯網、很To B,又有成熟行業經驗和豐富資源支撐,是一份極佳的事業,然而身處其中的王喆發現,僅建立判斷“事”的思考模型,存在著重要缺陷:低估了“人”的影響,也讓他開始重新思考自己的職業路徑。

    幸運的是,崗位職責需要他牽頭生產大量創意內容,借此機緣,他另一位好友引薦了特贊創始人CEO范凌。二人越聊越投機,除了海歸背景相近、思維方式相通之外,更巧的是王喆在美國的工作內容便是解決人力資源供應鏈問題,這恰是特贊最初的商業模式中最需要的能力:“我沒有接觸過太多設計師,生活圈子里沒有這樣的朋友,但是我覺得很多技能都有可能像接口一樣,實現標準化對接協作。IT工程師的協作性很強,全世界的工程師在同一個語言體系下都可以進行代碼協作,我和范老師一致認為在很多高級職業中都有可能實現類似的協作模式?!?/span>

    加盟特贊之后,王喆以聯合創始人的身份開始真正體驗創業,“創業本身就是一個變量極多、隨機性極強的事業,此前的工作經驗讓我意識到與人打交道帶來的變量也需要充分考慮,再加上創意行業天然帶有濃郁的‘主觀’元素……意識到隨機性、不確定性無處不在,我也逐漸開始接納不確定性、量子態,并且享受這些不確定性帶來的樂趣”。

    為了豐富社科領域知識、增強感性思維強度,他開始高強度的閱讀哲學、人物傳記、傳統文化經典,通過拓展自己的學習場域盡可能地完善思維系統。

    Tips·強化感性能力的理性方法

    以“熱情”為例,這是一個價值很高、但難量化、不受理性控制的心智元素。在某個人生階段,王喆自認缺乏人生目標導致“熱情”不足,于是他嘗試將零散的“熱情”狀態整理、歸類、分析,思考每一次熱情爆發的深層次原因,逐漸歸納出一個相對抽象的狀態:享受從外行到精通的成長過程。接來下投身于這種狀態之中,顯然智能創意這一極具挑戰的課題符合他的訴求,此外身為人父的王喆還極度關心孩子的成長模式。

    創業心經:不必過于追求規?;?/strong>

    創造出價值,再考慮優化效率


    成立之初,特贊最開始的業務形態是撮合平臺,即做設計需求的匹配。6年之后,如今的特贊已經形成了CMGO(創意內容中臺)為主的產品體系,C是內容創意平臺,M為內容數據資源管理平臺,G對應內容人工智能生成平臺,O則是內容智能分發優化平臺,這也對應創意內容從產生到數據表現回饋優化的全過程。

    特贊的研發戰略聚焦于Tezign.Mind和Tezign.Eye兩大體系,其中智能技術在分發優化場景下的價值已被多家企業、多個行業充分證明,但智能技術在創意內容生產場景下的應用,聽上去就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因此讓人充滿好奇。


    科創人:從人力供應鏈管理,到技術直接向“設計作品”賦能,這是一個巨大的跨越,特贊為何決定以一個企業的身份,挑戰如此高難度的課題?

    王喆:我們最開始做供需標準化的時候發現,需求標準化很簡單,客戶是什么行業、什么樣的產品、什么樣的營銷目的、要做一個什么樣的設計需求;然而供給側做標準化有趣的事情就很多了,比如“風格”這個字段如何結構化定義?在最早的時候,就像所有人工智能的早期一樣,我們是用人肉的方式來做標準化的,人肉打標,隨著對打標這件事的理解逐漸加深,我們發現這件事很重要,就研發了很多技術能力去降低打標的門檻和提升達標的準確率、成功率。

    打標本身是數據積累,這個數據會是我們一個很重要的商業壁壘。隨著數據積累的增加和“以數據視角理解創意設計”的能力增強,智能化幾乎是必然發生的事情,只不過我們現在還很幼小,如果說人臉識別、物體識別技術已經達到了12歲孩子的水平,智能設計如今大概是2歲孩子的能力,但這個孩子對藝術的認知很好奇,正在不停學習。

    圖片

    注:特贊智能標簽技術

    科創人:特贊在做數據標注的時候,選擇以哪一種維度為主?藝術維度?商業維度?理性拆解?感性描述?

    王喆:這個問題特別好,我們有特別多的糾結。我現在還記得第一個、也是最大的挑戰,就是主觀性怎么解決?如果真的找到10個人,大家打出來的標注很離散,我們怎么收斂?第二個問題是這件事的ROI怎么衡量,我到底應該投入多少資源來打標?

    直到此刻我也沒有完美的答案,但是現在的答案已經比5年前好很多了,我們建立了更多的邏輯框架來告訴導向最正確的打標方法,爭取在看似主觀的設計領域,找到那些相對客觀的要素。我們將內容的標簽分為兩個維度來看:內容創作標簽和內容商業標簽,只有當一個品牌有很成熟的商業標簽,這樣的標簽結構才是被品牌所私有且使用的。在建立結構化標簽后,加入時間元素,就可解碼標簽的上下文內容鏈,建立元素×時序的內容結構系統。

     

    科創人:智能創意的技術能為企業帶來多大的經營貢獻?

    王喆:創意數據標注的ROI,即便不能直接用商業結果來轉換,至少也能用諸如數據調用量這類指標來測量他的相對價值,即便它不是用錢測算的ROI。從經營維度去思考我們正在做的事情是必須的,這份思考的價值并不是要嚴格測算成本和產出量、產出價值,直到今天大家也不能說一個比特的數據值多少錢,只能算出它的成本是多少,但這種思考會讓我們不斷去積累最有意義、有價值的標簽,讓創意作品以最有價值的數據形態越積越厚。

    創意產業的信息是海量的,你也不能窮盡所有標簽,也不能窮盡每個人的想法,直到今天我們團隊依然很尊重創意作品的主觀元素,“1000個讀者眼中有1000個哈姆雷特”,我們不一定要將所有標簽都要做到純粹的客觀,如果有主觀元素,我們要尊重它,并嘗試解決主觀標簽如何應用。

    科創人:哪一個更讓您頭疼,做出來的東西效果不好,還是效果不錯但比人工的成本還要高?

    王喆:先說第二個問題,很長一段時間內可能不會是一個問題,替代人、比人工便宜,并不是這件事情的目的,可能在某個階段、某個環節會造成影響,但不是優先需要思考的。

    我們相信在一個自動化鏈路里,自動化是關鍵,人不能參與到一個機器自動化的系統里,為了完成自動化,我們盡量讓人處于系統之外,這是特贊從生產到管理都在推行的理念。

    至于第一個問題,結果好不好也是一個相對的,比如說我們現在的智能設計生成,我覺得足夠“使用”,但你說它設計的東西能不能完全達到品牌的要求,顯然準確率還沒那么高,可能你做了10張圖,有8張可用,有兩張不可用,這個時候你還是要有人來干預10選8的過程。但我覺得這個也是ok的,至少他提供了更多可能性,展現出了革命生產模式的潛力。

    科創人:特贊服務的客戶大都為頭部客戶,我們的服務模式是否更傾向于項目制?

    王喆:特贊有意識地盡量不做或少做項目制,我們是產品型公司,不是一個技術人力外包公司,產品制夠很好的承接經驗、產生復利效應,而項目制的不同項目之間可復用的東西可能沒那么多。 

    科創人:為何資本市場對特贊如此青睞?

    王喆:面對內容大爆炸、觸點粉末化的數字營銷傳播環境,通過優化用戶觸達獲得增長的方式已經失靈,創意成為新的增長杠桿:針對不同的用戶有千人千面的內容,獲得更高的轉化率。矛盾點是:高并發的內容生產需求與不確定、不穩定的創意生產方式是不匹配的,如果沒有高并發的內容生產能力,“千人千面”的營銷增長曲線也沒有支撐點。這就是特贊的價值所在,特贊通過技術平臺實現創意生產的“多、快、好、省”,在生成、復用、投放和回流優化調整的整體鏈路中,創造數字時代的內在體驗。

    特贊在創意生產、創意資源管理、智能分發等領域已經幫助客戶創造了顯著的商業價值,在智能創意方面的解決方案目前還在優化。創業公司對比大公司,一個有優勢的地方在于,可以Do things don't scale。大公司的邏輯是一定要有規?;目赡苄圆艜度?,但創業企業完全可以先跑通業務、形成場景價值層面的競爭優勢。我很喜歡的一個例子是,Airbnb早期運營時發現,民宿展示的照片無法與酒店的唯美商業大片抗衡,導致用戶不愿意選擇看上去不那么美好的民宿,Airbnb的對策就是邀請攝影師幫助房東拍照片。這一對策看上去成本高、重人力,但它確實幫助企業度過了難關。

    特贊早期招聘美院、設計院的學生幫我們人肉打標,這在BAT大廠根本不可能開始,但我們可以,而一旦開始,我們就會想辦法不停地去優化、迭代,形成場景價值層面的競爭優勢。目前特贊已經積累了20多萬條標注數據,形成創意設計的基礎開源數據集“DesignNET”,對設計人工智能的研發生態開放。DesignNET還與行業合作建立了垂直數據集,包括房地產、快消和食品飲料行業。只有基于這些垂直行業數據,機器才能理解并優化內容與應用場景之間的匹配度。



    版權聲明:

    凡本網內容請注明來源:T媒體(http://www.incruit.cn)”的所有原創作品,版權均屬于易信視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按雙方協議注明作品來源。違反上述聲明者,易信視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標簽:

    評論